# 知识大迁移-移动时代知识的真正价值
in 学习笔记 with 1 comment

# 知识大迁移-移动时代知识的真正价值

in 学习笔记 with 1 comment

在二十世纪,人们很担心被机器取代。在二十一世纪,人们担心的是,被欠缺知识的低收入人群取代——只因为后者得到了机器的加持。缺乏“基本知识”的低收入人群拥有了“麦当劳式知识“——比方说,他们知道怎么使用GPS软件。醉心于技术的人们说:这种创造性破坏不可避免,最终对所有的人都有好处。关于不可避免,他们说的没错。遗憾的是:不可避免的变化并不一定总带来美好的世界。

“授人以鱼,未必不如授人以渔”

据说,改变课程就像是搬迁公墓一样,阻力重重。然而改变确实发生了。

传授事实,还是传授方法,是教育的永恒困境。在传授事实的这一边,是背诵乘法表,历史大事日期和教规;在传授方法这一边,是强调批判性思维和技能(比如说怎么在互联网上查找事实,以及你是否需要用到某一项实事)。
如果用这种简单化的方法来问,那么肯定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嘛。

假如我们把这些“常识”比作为砖块:
你不能向斯克鲁奇(狄更斯笔下的一个人物,出自小说《圣诞颂歌》,他意识到,每一项事实的传授,只不过是给无用的教育之墙上又添了一块砖)式的的督学证明一项实事或者一块砖的价值。拿掉一块砖,墙还能立着。拿掉若干块砖(拿掉的砖不能太多,也不能靠的太密),墙依然能站着。

**可是,以为砖太多,就觉得拿掉大部分砖也行,这就错了。**那样一来,孤零零的砖块就只能悬在半空了,墙会垮掉的。学习者必须掌握足够多的事实,才能对自己掌握的知识及其欠缺部分心中有数。只有这样,他才能免受达克效应的影响,也只有这样,他才能借助谷歌补上自己所欠缺的部分。

元无知

千禧一代出生于20世纪80年代初到2000年前后,是第一代靠着复制维基百科,而非照抄《世界百科全书》做作业的孩子;他们从深夜脱口秀节目里了解新闻,却不看真正的电视节目。如果说当代媒体油炸了我们的共同大脑,那么,它带来的损害,在千禧一代身上表现的更为明显。

当今时代人们对待知识的态度是很矛盾的。我们仰慕知识,而且至今仍认为:知识本身就是一个追求的目标。但我们又更多地把知识看成是达成目标的手段:实现社会进步,获得财富、权力。对毫无功利心的教育,我们心存怀疑;而看到“投资回报率最差的8类大学文凭”一类的标题,我们就会忙不迭地点击进去。这是理性无知的黄金时代,也是为无知开脱的黄金时代。信息被以惊人的速度生产出来,又以惊人的速度贬值过时。每一天,我们脚下的文化都在改变。跟上它的脚步越来越难,人们甚至说不清自己是否跟得上它的脚步。跟进中东政治,阅读当代小说,关注地方政治,乃至了解可穿戴技术和大学篮球队的成绩到底有多重要呢?我们只能猜猜而已。我有个朋友,最近大声地自言自语:不知道《权力的游戏》有问题吗?如果你说,需要的任何信息随时都可以查,这其实是回避问题。你总不能谷歌一个观点吧。知之甚少,不一定是知道得少。他们只是知道不同的东西。一个把所有空闲时间都拿来玩电子游戏的玩家,对这些游戏有着百科全书般的了解。说他知之甚少,评判标准未免过分武断。不是每个人都同意赫施的观点:有一套固定的事实,是所有人都该知道的。但如果没有这样的一套事实,知识渊博就只能是一个完全相对的概念了。当今的传媒界并未给我们太多指导。它鼓励我们对信息进行个性化的过滤,让人能够超轻松地获取自己中意的有关明星、节目、球队、意识形态和高科技玩具的新闻。这样,我们花在其他事情上的时间和注意力就越来越少了。重大的风险倒不在于互联网让我们知之甚少,或是接收到了错误的信息。相反,重大的风险在于,它有可能令我们陷入“元无知”(meta-ignorant)状态,也就是说,无法意识到自己无知的状态。

**宽带网络为我们创造出一种新的学习和记忆机制:更少记忆,更快遗忘。**

由此—在这个时代做知识管理是多么重要!
Responses
  1. 由此可见,在这个时代做好知识管理是多么的重要!
    在这里推荐大家使用印象笔记,老牌的知识管理工具。
    可以参考陈华伟的知识管理课程。

    Reply